泥猜。

这是个很懒的人,只留下了帅气。

【贱虫】永远都在

恩恩恩第一次写文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【捂脸】
刚刚饭上贱虫不久人物可能崩坏请小伙伴们海涵qwq
恩脚本来自小伙伴如果小伙伴同意应该会把原文放出来qwq
小学生文笔qwq以上

——

  我醒来的一瞬间就落入了一片海蓝,在窗外透过的柔软的阳光中定了定神。不用想那就是韦德。多年来的每个早晨他都会这样看着我,似乎很热衷于看我醒来这件事。
  我私下里问过他为什么,毕竟醒来时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你有时的确有些惊悚,不过不得不说,虽然不想承认,但那双眼睛真的非常漂亮。
  好似艳阳下的澳大利亚黄金海岸,波光粼粼,让人心甘情愿溺毙其中。
  【因为小蜘蛛每次醒来时都很可爱啊~】
 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回答。
  “hi~宝贝你醒啦~”
  我轻哼一声算是回应。挪动了一下有些酸胀的肩膀,在明媚的阳光中眯了眯眼睛。
  其实一开始我向韦德提出同居时内心还是有点忐忑的,虽然那时确定关系有一段时间了,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估计他会一边嚷着【这一点都不死侍!!】一边拒绝。事实上我特意挑了一套向阳的房子,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从那幢非常【死侍】的阴暗潮湿的小破楼里拽出来。
  然而他同意了,说真的,在讶异他真的会答应的同时还有点小开心。
  那是多久前的事了呢。
  应该有几十年了。我想。
  “别叫我宝贝,韦德,我已经快八十了。”
  “em…蜜糖,这挺难的,你知道的,我都已经叫了好几十年了。”
  “well,随便吧”我又阖上了眼。
  岁月不饶人,尽管我是纽约的好邻居,但这还是阻止不了青丝变为白发的自然规律。我好像也明白了为什么女孩们都喜欢买各种护肤品,看着自己的脸一点点变得干枯瘦黄确实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。
  相反倒是那张傻脸,时光的流逝没有在他的面容上留下任何痕迹。或许是因为那张脸已经很悲惨了,柯罗诺斯不好意思再在上面进行那糟糕的艺术创作?
  我已经好久没有下床走走了。
  也许以后再也不能下床走走了。
  开玩笑,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不清楚么。
  啊,死亡女神的邀约,恭敬不如从命。
  我的嘴角微微扬起,也许是自嘲,也许只是单纯地被自己逗笑了。
  感觉到韦德要翻身下床,我抓住他的手腕:“别走,”我的话停顿了一下。“再陪陪我。”
  闻言,他停下动作,抬手抚上了我的额头, 布满疤痕的手指在额上轻轻摩挲,然后整个身体前顷,双臂环住了我的肩膀。
  一个拥抱。不管过了多少年,它总是那么的美好。
  一阵沉默,却沉默地让人心安。
  “韦德。”我说。
  “宝贝,我在。”
  “韦德。”
  “我在。”
  “韦德。”
  “我在。我永远都在。”

  “哦,那可真浪漫。”我忍不住笑了,声带振动发出的声音略显嘶哑。
  “只为你,宝贝。”韦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。我莫名地有些臊,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会撩了。
  “嘿,韦德,”我努力平复了一下内心。“好好听我说几句?”
  “当然~”他依然笑着。
  “韦德,”我稍稍挺起腰,使自己的眼睛能好好看着他。“我爱你。”
  “哦,哥知道。”眼中有藏不住的笑意,也证明了眼前人内心的愉悦。“我从不怀疑这个。”
  我就这样注视着他,眼睛扫过他脸上的每一处疤痕。这似乎都在诉说着面容主人的生命有多么坎坷。最后,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,我的唇角上扬,汇成了一个微笑。
  “嘿宝贝,”他看着我。“我要害羞了。”
  “嗯哼 ,”我的心情有些愉快。“有些难得。”
  “韦德。”
  “恩?”
  “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么?”
  “哦——一夜只能一次?”
  “嘿,”我被气笑了。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  “好好好,不能杀人,不能伤害自己,宝贝,我都记着呢。”
  “恩。”我满意的轻哼一声,眼皮却略显沉重地阖上。这人还记得,这事再好不过了。
  “宝贝?”
  “恩。”
  “你……”他似乎有话要说。
  “韦德,我困。”我轻声打断他。“我想睡一觉。”
  他看着我,细微地抿了一下双唇。
  他还记得我们的约定,这就足够了。
  “睡吧,我在呢。”
  温暖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,映在地板上,染在窗帘上。
  永远都在么。
  真浪漫。我忍不住想。
  我闭上双眼,指尖传来人类体温的温暖。
  嗯哼, 姑且再相信你一次。

  ——End——
不知看官是否满意qwq
黄金海岸和柯洛诺斯均来源度娘,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对,欢迎捉虫qwq
 

评论(6)

热度(13)